收藏到:
  • 您的位置: 主页 > 奔驰线上娱乐场 > 软科幻小说中,有哪些优秀的短篇值得推荐?

    软科幻小说中,有哪些优秀的短篇值得推荐?

    作者: admin 作者QQ: 时间: 2016-10-24 17:31阅读: 我要投稿

    我算是《科幻世界》老读者:从94年第6期开始看《科幻世界》,一直到2008年。99年末买了第一本《科幻世界 增刊》(《春季号》),即《科幻世界 译文版》前身,之后中断一段时间,从2004年购买至今——要知道我接触流行音乐已是世纪之交……说来奇怪,我对90年代的科幻小说印象更深,大概因为当时缺少娱乐活动:不准看“闲书”,不准看电视,不准玩游戏,更别提网络;没有动漫,没有音乐,没有电影………《科幻世界》是极少数父母允许看的“闲书”,早年每期杂志能翻来覆去看好几遍。

    我说过我不赞成“软”、“硬”科幻的分类,科幻小说的质量和软硬程度无关;所以就把《科幻世界》上90年代印象深刻的短篇小说列一列。90年代是中国科幻小说的复苏期和黄金期,百花齐放,诞生了不少经典短篇小说。本文配合杂志历年目录观看效果更佳。

    1994年第6期,何宏伟(也就是何夕),《平行》,银河奖一等奖,一位大学教授带着他的学生通过时间机器穿越到九千年前,并干预了古人的生活——好吧其实这是爱情故事。这是我接触何夕的第一篇小说。话说何宏伟在改名前写的小说,爱情都占很大比重。早年他喜欢塑造完美到不真实、彷佛梦中情人般的女性,令男主角奋不顾身。

    柳文扬,《闪光的生命》。我接触柳公子的第一篇小说,可以列为柳公子最好的小说之列。柳文扬是我最喜爱的中国科幻小说作家:风趣幽默,带点自嘲精神;擅长人物塑造。《闪光的生命》讲述一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暗恋他的女同学,但迟迟不敢开口表白。他正在作复制机器的实验,某次心不在焉的复制了自己;复制人只有半个小时生命,他决定抓住最后的机会……这篇小说绝对不可错过。

    绿杨,《空中袭击者》,银河奖三等奖。年轻一辈可能不知道绿杨的名字,他的代表作是“鲁文基系列”,脾气暴躁的天才科学家老头儿鲁文基教授,和他的年轻靓丽性格活泼的女助手梅丽,展开各种解谜大冒险——听起来有点像《走进科学》…两个人的性格碰撞很有意思——以现在眼光看,鲁文基教授就是个死傲娇嘛。绿扬已去世多年。《空中袭击者》讲述鲁文基教授和梅丽在空间站搜寻第十行星时遇到的危机。

    《蟹岛噩梦》,来自苏联科幻作家的作品。两位科学家在一座海岛上放养了一批机械螃蟹,让螃蟹竞争、进化。但当这批螃蟹越来越聪明、越来越高级,实验变成了一场噩梦……

    之后中断数期,理由颇无厘头:我爹为了我的作业大发雷霆,撕了第7期《科幻世界》(我他妈还没来得及看),我娘受到惊吓,没敢给我买杂志。1994年第12期又续上了。

    1994年第12期,柳文扬,《我不知道我们的真面目》。一位获得巨大成功的整容专家即将离世,继承家业的儿子软磨硬泡,试图获得整容技术的秘密。依然是柳公子拿手的讽刺文学。

    何宏伟,《小雨》。熟悉的“两男爱一女”梗,女主角面对两个男人无从选择,于是用了某种办法让大家都满意。行吧,这还是爱情小说。

    1995年第1期,何宏伟,《本原》,设定基于量子力学;再次出现完美女性。有一点请注意,何宏伟使用何夕笔名后笔力沉重许多,但早年他的文风颇为幽默,即使故事沉重。对于年幼的我,《本原》看得很吃力,尤其是涉及概率学和测不准原理的说明,但故事并不复杂。

    1995年第2期,韩松,《没有答案的航程》,银河奖二等奖。我接触韩松的第一篇小说。生物在飞船上醒来,失去记忆。他碰到同类,但驾驶室有三把座椅,迟迟未出现的第三人成了他的梦魇。韩松的小说一向筋骨新奇,以后会越来越新奇……

    王晋康,《美容陷阱》。我接触老王的第一篇小说。男主是个富豪,左脚因小儿麻痹症而跛,接受建议去整容,更换器官越来越多,以致成了面目全非的“新人”:当大脑被更换,我还是我吗?同样关于整容,《美容陷阱》比《我不知道我们的真面目》狠辣多了。我知道老王现在老了,年轻人不太看得上他,但九十年代他是中国科幻小说第一人。

    1995年第3期,柳文扬,《外祖父悖论》,柳文扬最好的短篇小说之一,一个学术nerd投身于时间机器的研究,生活由此天翻地覆。柳文扬拿手的讽刺。

    大卫-赫尔,《天幕坠落》。环保主题,臭氧层损毁殆尽,人类在紫外线照射下苟且偷生。小说着眼于一个家庭在恶劣环境下的生活,亲情描写颇动人。这篇小说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我印象极深。

    1995年第5期,王晋康,《星期日病毒》,两名探索外星的宇航员,在接触外星人的过程中了解到一种大脑病毒“星期日病毒”。这篇小说在老王作品中不算突出;我那时就意识到他的作品中经常带有“性”元素,真是…少儿不宜啊……

    绿杨,《嬗变》。鲁文基教授沉迷于改造原子核的研究中,为此跑到美国,却卷入一场恐怖袭击。

    1995年第6期,王晋康,《追杀》,一名地球特工奉命消灭被外星人洗脑的地球人。我意识到“这个叫王晋康的作者的确很厉害”。

    杰弗里-兰迪斯,《追赶太阳》。一位女宇航员飞船失事坠落月球,为了求生不得不追着太阳的运动轨迹。杰弗里是科学家出身,设定极硬。《追赶太阳》的反响也很好。

    1995年第7期,绿杨,《情系反宇宙》,“鲁文基”系列,这回鲁文基教授要研究反宇宙。亮点是看教授和梅丽贫嘴逗乐。

    1995年第8期,韩建国,《泪洒鄱阳湖》,银河奖一等奖。主题是日军侵华,当年颇有反响。主角受托寻找一艘在鄱阳湖上消失的日军军舰。刘宇昆也写过类似主题的小说。

    1995年第9期,《“蛤蟆舱”实验》,两位大学老师争论“青蛙每次跳跃距离是上次跳跃距离一半,能否到达终点”,遂用一套机器论证。貌似这是尼尔-盖曼写的?——以及,那时谁能想到“膜”呢...

    凯特-威尔海姆,《永远属于你的安娜》,1988年星云奖最佳短篇。这篇小说我印象极深。一位笔迹鉴定家接受委托,鉴定一位叫安娜的女孩的信件。他通过信件逐渐了解安娜的生活,并对安娜有了感情联系——但是安娜在哪里?作者文笔细腻动人,而且全文还有悬念和反转。

    1995年第10期。王晋康,《生命之歌》,银河奖特等奖。老王又一篇引起强烈反响的小说,读者纷纷来信讨论。有关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这篇小说奠定了老王中国科幻小说第一人的地位。

    1995年第11期。罗格-菲力普斯,《黄药片》。你还记得《黑客帝国》中红药丸和蓝药丸的梗吧?《黄药片》与此类似。一位心理学家为一名罪犯作心理治疗,但罪犯告诉他,他们其实在一艘飞船上,他杀的人是入侵的外星人,真正疯掉的人是心理学家。整个故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所以我第一次没看懂…

    1995年第12期。绿杨,《消失的银河》。这回鲁文基教授要解决实验室中消失的加速器之谜。

    1996年第1期,王晋康,《义犬》。未来有少部分人类接受换脑手术,成为具有更高智慧人类,这也导致未接受手术的人类的敌视。这时一块不明天体冲向地球,为了拯救地球,两个“物种”只能联手。依然是老王拿手的生物伦理相关,生硬的爱情描写。即使如此,老王的水平还是高出其他作者一截。

    1996年第2期,绿杨,《失落的影子》。鲁文基教授千方百计寻找天文望远镜以观察引力透镜,试图回溯宇宙的诞生。反正“鲁文基”系列别错过就对了。

    1996年第3期,星河,《决斗在网络》,银河奖特等奖。中国最好的赛博朋克小说之一——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啥叫“赛博朋克”,看完后极为震撼。赛博朋克融合大学校园爱情故事。

    1996年第4期,潘海天,《克隆帝国》,银河奖三等奖。写这篇小说时,潘海天还是清华大学学生。我对它印象很深,因为满满的少年心气。“少年心气”正是潘海天的特点。

    雷-布雷德伯里,《霜与火》。雷-布雷德伯里老爷子名作。在一座环境恶劣的星球上,人类的寿命只有八天。男主角决定克服万难,寻找离开星球的方法。这篇小说太经典了,绝对不能错过。

    1996年第6期,何宏伟,《盘古》。何宏伟以本名发表的最后一篇小说。“两男爱一女”,以及,当时我看不太懂,现在还是不太懂。貌似是科学家制造超人以拯救宇宙未来?

    大卫-赫尔,《追踪人狼》。又一篇赛博朋克小说,网络罪案故事。当时我也不太懂,所以印象深刻。这一期《科幻世界》分外晦涩。

    1996年第7期,王晋康,《斯芬克斯之谜》。一位退休警察受委托调查一名生物公司老板,由此发现这位商人身后的秘密。

    1996年第8期,王晋康,《天河相会》。一位哈西德教派女人受命接近她的旧情人,主导智能爆炸的科学家。

    绿杨,《德宝隆医院德秘密》。鲁文基因为心脏手术住入德宝隆医院,却发现医院不可告人的秘密。

    1996年第10期,王晋康,《西奈噩梦》,银河奖一等奖。巴以冲突为背景,颇贴合时事。

    1996年第11期,苏学军,《火星尘暴》,银河奖一等奖。四名科学家在火星尘暴中陷入生存危机,他们迫切的寻找水源以自救。

    1996年第12期,绿杨,《耶和华之剑》。在雅典休假的鲁文基教授揭开海妖歌唱之谜。

    1996年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王晋康正式形成碾压之势——没经历过那个时代可能无法理解读者的感受。90年代老王作品多,质量高,若不是银河奖只能获奖一次的不成文规定,95-97年的老王能把所有奖项类别包圆。绿杨的鲁文基系列也很出色,风趣的语言、生动的人物(除了现实生活中,死傲娇在哪儿都受欢迎),形成“科幻推理”风格。

    1997年第1期,王晋康,《拉格朗日坟场》。一艘中国宇航货船接受一批神秘货物,前往拉格朗日坟场。不再是生物伦理相关,本质上是爱情故事,虽然爱情描写依然很硬——他可能永远写不好女性人物…

    绿杨,《天演》。鲁文基随探险队登上一颗神秘的小行星,试图寻找小行星上的外星智慧生物。小说的亮点是鲁文基用某种代码唤醒外星生物。

    1997年第4期和第5期,王晋康,《生死平衡》连载。《生死平衡》是老王很重要的作品,后来将其扩展为长篇。中国民间医生用自己独特的医学手段扑灭天花病毒——虽然其中的民族主义倾向现在看来有些奇怪...当年反响很大。

    1997年第6期,童恩正,《在时间的铅幕背后》。童恩正名作。一位中国考古学家为了保护七星岗文物,与外国势力斗智斗勇。小说带有某种时代印记,但节奏明快,非常精彩。

    1997年第7期,柳文扬,《毒蛇》,银河奖三等奖。柳文扬赛博朋克代表作,发生在宇宙空间站中的谋杀事件。这篇小说我第一次看不太看得懂,因为无法理解虚拟空间。

    王晋康,《七重外壳》,银河奖一等奖。《盗梦空间》上映后不少老读者提到这篇小说,同样是意识深潜以至无法辨别现实和意识——你看老王很有前瞻性嘛。当然本质上还是科技伦理思索。

    1997年第8期,绿杨,《黑洞之吻》,银河奖特等奖。鲁文基系列中最惊险也最精彩的一篇,一个微型黑洞即将穿越地球,导致全球大乱。

    1997年第10期,王晋康,《三色世界》。这回老王开始关注种族矛盾啦!

    由于何夕暂时引退,柳文扬和星河作品不多,王晋康继续碾压,也就绿杨能勉强抗衡。

    1997年第11期,赵海虹,《桦树的眼睛》,银河奖一等奖。赵海虹是国内重要的科幻作者和译者,少有的女作家。故事讲述主角的好友早夭,她发现好友生前进行植物感情研究,并且通过植物感情发现杀害好友的凶手。

    1998年第1期,王晋康,《魔环》。一个男人的恋人溺水身亡,虽然他结婚生子,依然沉浸于悲痛与悔恨中,直到一个陌生人交给他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魔环,令他可以弥补遗憾。《魔环》给我的观感非常好,是老王被低估的作品之一。

    雷-布拉德伯里,《细雨即将来临》。这篇短篇节选自长篇《火星编年史》,可从中一窥雷-布拉德伯里老爷子的浪漫主义。

    1998年第2期,罗伯特-西尔弗伯格,《宝藏》。一个机器人看守着一处宝藏,只有正确回答机器人的问题才能进入宝藏入口,否则将被射杀。机器人提示:“回答时要依靠心灵。”两名冒险者对宝藏发起挑战。

    1998年第4期,雷-布拉德伯里,《时间狩猎》,又名《雷霆万钧》。一群人通过时空旅行猎杀恐龙,其中一人不小心引发蝴蝶效应。老爷子诗般语言风格真是漂亮。

    1998年第5期,绿杨,《真实的幻影》。鲁文基教授卷入了人口贩卖罪案。这是鲁文基系列在杂志上的最后一篇。

    杨平,《MUD——黑客事件》,银河奖二等奖。杨平是国内较早涉足赛博朋克题材的科幻作家,《MUD——黑客事件》讲述虚拟空间由于黑客入侵而崩溃。但它不是杨平最好的小说。

    1998年第6期和第7期,王晋康,《豹》连载,银河奖特等奖。体育运动与生物伦理的结合,再次引起轰动。

    1998年第8期,南希-克雷斯,《信息斗士与机器人》,我第一次看这篇小说没有看懂。现在再看:嘿!这不就是信息时代的风投人士嘛!天天出差,和家人聚少离多,到处接触新技术,寻找投资机会…

    1998年第11期,柳文扬,《断章 漫游杀手》。柳文扬赛博朋克题材代表作,一个沉溺于虚拟空间的人突然沦为杀手目标。全文透出对网络沉迷的讽刺。

    1998年第12期,刘维佳,《高塔下的小镇》,银河奖二等奖。刘维佳曾在《科幻世界》杂志社担任编辑,他偏爱写世界观沉重阴暗的科幻小说,《高塔下的小镇》是其代表作。潘海天在《大角,快跑》中向该文致敬。我说过我不喜欢世界观沉重阴暗的科幻小说,后来看到保罗-巴奇加卢皮的小说真是两眼一黑啊…

    1999年第1期,丹尼尔-基斯,《献给埃基尔侬的花》。憋说了,名作,拿奖拿到手软。我一女同学被小说感动得眼泪哗哗流。

    1999年第2期,星河,《潮啸如枪》,银河奖二等奖。星河代表作之一。在一颗星球上,月球引力引发大潮,一个部落展开自救。这篇小说堪称视觉大片,尤其是大潮在引力作用下冲向天际一幕。

    1999年第3期,赵海虹,《伊俄卡斯达》,银河奖特等奖。依然是生物伦理,小说名暗指母亲爱上儿子。《科幻世界》对生物伦理题材真的很偏爱。

    1999年第4期,柳文扬,《去告诉她们》。柳文扬最好的短篇小说,虽然没得奖。两位从太空建筑工程事故中幸存的工友,结伴踏上向遇难工友家属报丧的旅程。明暗两条线索悲喜交织,把人物的自嘲和窘迫刻画栩栩如生。

    1999年第6期。同志们这是值得纪念的一期,因为大刘出道了。《鲸歌》是大刘自己都看不上的小说;《微观尽头》才是他日后作品的雏形。而且这一期还有王晋康的《失去它的日子》。

    雷-布雷德伯里,《2002年8月夜遇》,依然节选自长篇《火星编年史》。《火星编年史》是本好小说,大家都去看看好吗?

    1999年第7期,特德-姜,《巴比伦塔》。《巴比伦塔》是特德-姜处女作,一出手便技惊四座。我看完大为赞叹。

    1999年第8期,何宏伟,《异域》。何宏伟一复出便大获好评。《异域》各位已经很熟了吧?值得注意的是,复出后他的风格带有更明显的惊险要素,偏向商业小说。

    1999年第9期,王晋康,《养蜂人》。老王曾在采访中说《养蜂人》是他最喜爱的作品,但反响颇平淡,自己很惋惜。我个人认为这是他被低估的作品。

    这一期还有个亮点:《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正好撞上高考作文题,导致杂志销量狂增至30万,有底气宣称“全球销量最高的科幻杂志”。

    1999年第10期,刘慈欣,《带上她的眼睛》,银河奖一等奖。这篇小说标志着大刘碾压时代的开端——当时谁能想到呢?

    1999年第11期,杨平,《千年虫》。杨平最好的作品,国内最好的赛博朋克小说之二。故事设定于世纪之交。小说描写的年轻人的迷茫,十数年后我感同身受。

    1999年第12期,潘海天,《黑暗中归来》,银河奖二等奖。潘海天最好的作品。我知道《大角,快跑》人气更高,也是潘海天最喜欢的作品。我不太喜欢青少年幻想小说,但以青少年为主角的《黑暗中归来》太让我喜欢啦,反反复复看了十来遍。

    2000年第1期,李兴春,《橱窗里的荷兰赌徒》,银河奖一等奖。我对它印象极深,数学理论和赌博的结合,结尾还有反转。

    何宏伟,《缺陷》。以预知未来能力为设定,熟悉的“两男爱一女”。整篇小说压抑沉重,曾经的幽默感消失了。它是被低估的小说。

    2000年第2期,刘慈欣,《地火》。又一篇有分量的作品。

    2000年第4期,韩松,《深渊:十万年后我们的真实生活》,银河奖三等奖。人类成为海洋生物,在海洋中过着悲惨生活。韩松的风格真是独树一帜啊……

    2000年第6期,雷-布雷德伯里,《城市》。一座空城却具有生命,对入侵者展开复仇。啊,我爱雷-布雷德伯里老爷子!

    2000年第7期,刘慈欣,《流浪地球》,银河奖特等奖。这篇小说取得轰动反响,读者将其与老王相提并论。

    2000年第9期,何夕,《爱别离》,银河奖一等奖。何夕笔名第一次出现。这篇大家也很熟了吧?

    2000年第11期。雷-布雷德伯里,《雨一直下》。金星的雨一直下,一组四人小队绝望的寻找太阳穹炉。老爷子真是把诗般语言发挥极致。

    2000年第12期,迈克尔-斯万维克,《永生》。别看故事平淡无奇,结尾有个大反转。

    进入新世纪,我多了不少兴趣爱好。《科幻世界》翻过一遍就算,所以很多短篇真的不记得了。印象深刻的仅限于几位作家:大刘、何夕、柳文扬、韩松…甚至连老王的小说印象都不深。我印象中,《养蜂人》是个转折点,发表后老王休息了一年多,这段时间大刘连续发表重要作品,地位蹭蹭上涨。《流浪地球》和《乡村教师》一出,老王复出,两者差距一下就显出来了。《乡村教师》发表后,大家都意识到“中国科幻小说第一人”位置易手了。

    柳文扬的《一日囚》知名度最高,但并非他最佳作品。我第一次看《一日囚》大吃一惊,因为他的长处是讲故事,而非作设定。《一日囚》人物扁平,跟博物馆讲解员似的,毫无其从前活泼风格。现在想来,大概受病情影响。00年代后他的最佳作品是《偶遇》,赛博朋克爱情故事,其忧伤氛围已盖过幽默感。

    再补充两个短篇,一篇是韩松的《地铁惊变》,又是充分展现作者诡异风格的作品。另一篇是小松左京的《野性之口》,一个人把自己慢慢切割吃掉,极为变态,非常重口,有兴趣可以自我挑战一下。

    至此呕心沥血爆肾爆肝的回顾了九十年代及世纪之交的中国科幻小说;译文版也有不少出色国外短中篇,但我写不动了……也许以后会在回答中零散提到一些。年终可能会写篇文章回顾2016年译文版出色短中篇小说——K-J-帕克和杰弗里-福特作品特辑非常精彩。行了,我得休息一会儿去了。

    上一篇:捕鱼达人是何时占领街机游戏厅的?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收藏本文]

    最新感言

    更多感言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